Stooormy

Stooormy

 
   

【惇曹】不朽之诗 02(冰火AU)

恭喜惇哥喜提大名。

---------

   “可能是某种程度上的印随情节。”

  荀彧侧过头去看紧贴着曹操的幼龙,喂饲的生肉似乎很合它胃口,使它忙于撕咬而对郭嘉的触摸置之不理。被进食量与地盘划分所限制,生育率极低的巨龙向来珍视自己的幼兽,古籍上也从未记载过由人类抚养幼龙的先例。巨龙绝迹近千年之久,谁也不知道这枚龙蛋为何在没有亲兽环伺的情况下醒来,又在破壳之后显示得无比驯服。

  “这件事一个字都不能传出红堡。”

  曹操轻轻掸去甩在袖子上的血点,给了典韦一个示意的眼神。典韦心领神会,扯着许褚走了出去。

  “现在孙权盘踞在河湾地,河湾肥沃丰饶,假以时日很快就会聚成气候。 而袁氏兄弟牢牢把持着奔流城与艾林谷地,通往北境的咽喉被一线掐断。好在凯岩城的矿产足够富庶,贵族们对奢侈品的欲望永无止境,在这场持久战中我们仍有一耗之力。”

  “鬼火的研究出了点问题。暂时不能投入战争。我们得想想别的办法来控制孙权的船队。”

  郭嘉一边摸着幼龙的翅膀一边开口,对翼膜的手感相当满意。

  “另外,贾诩的鸟儿们得到消息,刘备离开君临城之后一路前往高庭。高庭向来与王族通好,而与曹氏一族素有嫌隙,恐怕刘备会凭借他的皇族血统得到高庭的支持。他身边那个自称神官的术士也不可小觑。”

  荀彧说。他一手持着羊皮卷,一边阖起眼睛轻轻捻揉自己的鼻梁。源源不断的情报和变数使他感到疲倦。铁王座就像是散布着甜蜜讯号的王蜂,让七国领主之间争端如织,前赴后继地要为它献上血淋淋的头颅,染成它的红帐。

  眼下最大的变数,就是那条龙。

  龙饱腹之后就跳上曹操的膝头,小心地收起爪牙去依偎他。曹操生在贵族之中,却不喜欢奢侈繁杂的东西,除去礼宴场合不常配戴指环与钻纽,身上闪闪发亮的只有代表御前首相督职的胸针。龙似乎为这一点光亮着迷,目光在曹操和胸针之间游移跳转。

  “它是一张底牌。”曹操说。随意摘下胸针探出手去给幼龙嗅闻。

  一张不知何时能打出,也不知会如何搅乱战局的底牌。他们不约而同地想。

  “辛苦你们了。七国的将来还要依仗二位,放松也是很重要的。”曹操意有所指地看了看荀彧眼下的浅浅青乌,荀彧摆了摆手,同郭嘉一起向他问晚,留他独自和幼龙呆在厅内。

  龙从胸针微小的昏光中抬起头看他。它盘踞在他膝上的方式就像他们已经相识多年,相对柔软的腹部微微熨烫着曹操的腿,一起一伏之间使他感到平静。

  「你是他们的王吗?」龙的声音响在曹操的脑海中。第二次对话已不能使他感到过分地惊奇,他回答它。

  “我不是。”

  龙的生长速度出乎预料地快。它已经不再像刚刚破壳时那副颤颤巍巍的脆弱样子,鳞片已经能敲出铮铮的金属之音,四肢也变得稳健有力。

  曹操顺着鳞片的走势抚摸它的脊背,感觉就像在抚摸骑士引以为豪的铠甲。龙在他掌下发出低沉的呼声,配上幼犬似的体型有些滑稽得不真实。

  「你应该是。」龙说。

  “为什么要是王?”曹操低下头,以平等的姿态向它发问。他觉得自己有点失心疯了,以至于与一条睁开眼睛不过小半日的幼龙探讨起这些东西,但看见了龙的眼睛又觉得它完全明白他的话。

  “王并不是这片大陆上最强大,最富有,最智慧的人。”曹操说。

  “他会受到权力的蒙蔽,看不清王妃们甜蜜的哄骗和领主们藏在身后的刀剑。他甚至懦弱无能,救不了他王座之下正在被饥饿屠戮的孩子。”

  「但你能。」龙的声音带上一点点笑意。

         「我知道你能。」

  「我是为你而诞生的。」它坚定地告诉他,却说不清楚来龙去脉,只把一句话沉甸甸直愣愣地甩了出来。这话来得没头没尾,曹操却从中听出几分誓言的味道,他想起有人也曾这样亲吻他的权戒对他起誓。家族旁支的骑士夏侯渊。夏侯渊总爱嘻嘻哈哈,同一句话说出来的味道也不一样,他不太当回事,可龙的承诺却让他一时沉默。
        
         他想要回应。仿佛被龙眼睛里金色的流光蛊惑了心智一样不知所起。

  “我给你取个名字。”曹操征询地看着它。

  「就像盟誓时献上的祭品那样吗?」龙问。

  “就像互相捆绑的铁链一样。”

  龙非常满意他的答案,骨翼微微撇开磨蹭着他的手腕,像是一种隐秘而含蓄的撒娇。

  “你叫夏侯惇。”他用上授勋时端庄的口气,纯正血统的古音节在他舌尖上跳跃。曹操曾面见过无数勇猛正直的骑士,他的细剑与权戒曾无数次为他们赋予光辉,但他从未如此地把这份荣誉感同身受。
         
        “我给你姓名与位置,正如你向我献上忠诚。”

        “为我诞生的巨龙。我的刀剑与盾。”

        曹操弯下身子去亲吻它的头颅,而龙毫无躲闪地接纳了他。

  维斯特洛的晚钟敲过第八下。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