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oormy

Stooormy

 
   

【惇曹】不朽之诗 03(冰火AU)

      曹操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透。他睁开眼睛在被褥里呆了一会儿,坐起身来寻找他的龙。

  龙在他枕边栖卧的印痕仍留在那儿。他们之间进展得似乎过于顺利,龙的形影相随给了曹操一个久违的无梦之夜。曹操拿起桌上常备的助眠酒,把它锁进床边的柜子里。

    他的居所临街。窗子外面的街道上传来人们的呼喝和咒骂,龙就坐在窗前的矮桌上,冷眼看着君临城黎明时的第一场狂欢。刽子手把罪人绑在刑柱上,用磨钝了的匕首一点一点地割开他的脖子,在鲜血像地下泵出的涌泉一样喷洒的时候擦干自己的手,等尖叫变成了无力的蚊呐,就抡起斧头砍下他的头颅。

  经验丰富的刽子手有自己哗众取宠的小把戏。第一斧下去尚不能完全砍断颈椎,他会在妇人失色的惊呼之中补足第二下。一颗头是一颗明珠,它将挂在君临城的长枪上风化,而柔软的眼球会喂饱街上饥肠辘辘的乌鸦。

  龙在风中捉到人血的腥味,鼻翼轻轻抽动了一下。它微微拧转头偏向曹操所在的位置,目光却仍停留在被踩进淤泥的血迹上。

   「他们在杀死同胞。表演者用死亡取悦和震慑看客。」它看起来既不困惑也不动摇,就像在为曹操讲一个听来的新颖故事。

  「这也是得到忠诚的手段的一部分吗?」

  曹操并不为它直白唐突的问题感到冒犯。他耐心地纠正它。

  “敬畏只能带来顺从,而忠诚是爱。忠诚更根深蒂固,但是有的时候爱戴并不比敬畏更有价值。”

  从破壳以来它接连不断地发出疑问,就像是在试图先于躯壳茁壮之前变得足够成熟,好揣弄清楚曹操脑子里错综复杂的想法。在龙抛出下一个问题之前曹操向它展开手臂,示意它到他臂弯里来。

  “走吧。惇。我带你见见铁王座的主人。”

  

  他们穿过走廊。大部分的侍女和仆人都被遣散了,取而代之的是许褚精心选过的几小支金甲卫队。士兵们对龙的出现表现得无动于衷,目光一刻也不滞黏在它身上,仿佛曹操只是抱着他宠爱的猎犬。

  走廊尽头是通往皇宫中庭的大门,门后就是铁王座。

  那是一张由上千柄战败者的刀剑烧融而成的椅子。王朝的始祖皇帝刘邦在击破强敌之后用罪人之血逐一浸润他们的武器,熔烤经久筑成这座扭曲而锐利的铁牢笼。铁王座的背后扯起代表刘氏一族的高悬利剑与白蟒纹的红幕,猩红的幕布预示巨蟒永恒经受着剑刃的宰割。

  坐在王座上的是个胡茬都没长齐的年轻人。铁王座的阴影紧紧挟扼着他,以至于大门开启的声音都使他浑身紧绷。许褚穿着御林铁卫标志性的白盔甲立在王座一侧,连佩剑都不带,那年轻的王却只因他的注视就噤若寒蝉。

  「就像铡刀下的麻雀。」龙评价道。

  曹操被它直率的不满意逗笑了,也不忘把它放在地上向皇帝行礼。

  “陛下今天气色很好。”

  皇帝紧紧攥着自己手中的族戒,目光在龙和曹操之间来回徘徊,脸上浮现出被冒犯的愠怒和不甘。他还稚嫩,藏不住自己心里的想法,但旋即又因为王族铁打的教养逼迫自己微笑起来。

  “听说首相得到了一个有趣的玩意儿。带在身边随意走动,不怕这满城的渡鸦四处嚼舌吗?”

  曹操的笑容与恭维就要真挚得多。“渡鸦是寻腐食肉的东西。吃饱了就不认主,给了恩惠甚至能歌功颂德,让它噤声也不是多难的事情。”

  他决口不提身边卧着的幼龙,转口提起另一个不痛不痒的话题。

  “下周一就是君临的骑士大会,陛下应该赶制一身新礼服,也想想拿什么做彩头。”曹操语气里带上了一点点挖苦。“至于陛下的情妇,也可以和王后同坐上席。

  皇帝脸上最后一点血色也褪尽了。

  当年曹操带着军队进驻君临的时候,第一个命令就是绞死他的皇后。旧皇后是领主的女儿,她昏庸的父亲死在女人的肚皮上,兄长则试图劫掠凯岩城的黄金运输线来充盈自己的奢侈品库,可她并没有罪。曹操以蛊惑皇帝的异教徒之名判她死刑,把皇后从他的卧房中一路拖到街上,在她为兄长血淋淋的人头惊声痛哭的时候勒紧了绳索。

  他至今仍为她做噩梦,醒来的枕边是曹氏的新王后冲他困惑地微笑。

  龙注意到皇帝咬紧了牙根,放在膝盖上的左手颤抖得发白。它警告性地上前了一步,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呜声。曹操偏过头看了它一眼,惊喜于它尚且幼小就如此强烈的袒护欲。

  「人在恐惧的时候会英勇得异常愚蠢。」龙嘶声道。

  「是的。」曹操在心里回应它。

  「但是一个吓破了胆的人不会。」

          龙沉默着,随后轻轻地呼噜了一声。

 
 
评论(1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