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oormy

Stooormy

 
   

【惇曹】不朽之歌04(冰火AU)

今天肝得不是很顺。
感觉西欧的世界观设定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曹老板本身的性格,以至于写着写着就得停下来反思一会儿有没有OOC到飞起。
走一步看一步吧【】。
今天吃了好吃的。感到幸福。更一章龙和首相的甜蜜日常。
----------

  从那场荒唐的觐见后,他们度过了相当安逸的一周。龙开始频繁地强迫性进食与休眠,体型迅速涨大到了牛犊大小,龙翼完全展开已经接近三米。过于迅疾的成长让它变得有些恹恹,与曹操的沟通也变得少言寡语。

  偶尔从繁重的宫廷仪轨和军事情势里抽身出来,曹操会允许它伏在桌上,顺弄着它的下颌给它读书。龙对那些典籍来者不拒,从维斯特洛的战争史到吟游诗人浓情蜜意的诗歌,甚至是御林白皮书中已逝英雄的生平都听得仔细。偶尔门外会传来盔甲与刀鞘的碰撞声,它就抬起头来盯着门柄,像是一个兢兢业业的王庭哨兵。

  曹操偶尔也有种错觉。仿佛他饲养的只是一只覆盖着凶兽躯壳的细犬,安逸时甚至会冲他摇起尾巴。龙还未曾对他身边的亲信表现出任何抵触的情绪,和书籍中记载的傲慢放纵的种族通性全然不符。

  为了掩盖龙的诞生,曹操从未允许它擅自飞翔或跟随自己巡视下城区,他不知道这样的成长是否磨去了龙的烈性,但也不能冒着风险在它未成熟时酿下祸端。他停下读书,心有顾虑地抚摸龙的前额,龙像是有所感应一样睁开眼睛,金色的虹膜温柔得像一滩上等蜂浆。

  照这个成长速度,用不了多久这红堡的穹顶就再也遮不住它了。

  龙用鼻尖柔软的部分拱弄曹操的手腕,在他身上留下浅淡的气味标记。它不能再像刚破壳时那样偎在他怀里,却总忍不住贴在他身边一点点嗅着曹操的味道,分辨每一种微小讯息。

  餐酒的果香。鹅毛笔残留的墨水味。皮衣袖口沾染的晚露与胸针上一点点金属锈迹。气味在曹操温暖的手掌中软钝,充盈它的鼻腔。

  美好得让它几乎贪得无厌了。

  午后天上积攒起了云团,开始起风。从窗棱镂空间穿来的海风把曹操手中的书翻到古骑士传记那一章,龙侧过头去,细看书上描绘的图画。那是个身着重甲与家徽的骑士。骑士手中持着银盾与马刺,胯下驾驭着脚力迅猛的骏马,摆出冲撞之前高扬的姿态。

  「你有骑士吗?」龙问。

   “当然。”

   “我的骑士们英勇善战,攻无不克。”

      曹操摩挲着书页上风干的油墨告诉它。七位御林铁卫都曾对曹操宣誓效忠,而凯岩城曹家与夏侯家的族弟们也都受了他的勋封。他们身后都飘扬着曹氏黑色雄鹰的家纹旗帜,一切行事都代表着曹操的声威。

  现如今在君临的,只有“暴风骑士”典韦与“刽子手”许褚。其余几位都带领着王族和曹氏的军队,在维斯特洛大陆上为他开疆拓土。

  龙看着图画发愣。曹操看它没了声音,以为它在向往闪光的装备与雕花,安慰道。

  “等你成年,我就为你打造一副漂亮的鞍甲。”

  「我也能成为你的骑士吗?」龙冷不丁地问。

  曹操被它眼里零星的期许堵了话头,一时分不清龙体内究竟装的是那个冷眼旁观世态的苍老之心,还是一个初涉人世的孩子。

  他想了想,回答道。

  “你不能。”

  “你是我最特殊的伙伴。我们之间没有效忠与被效忠,你我的灵魂完全平等。”曹操笑道。

  他知道他的回答对了,因为龙眼里突然有了光彩。但正当他想要继续翻动书页时,外面传来了几下叩门声,然后士兵带着裁缝打开他的门,恭敬地向他鞠躬。

  “大人。为您量身的裁缝到了。”

  曹操点头,从桌后站起来,示意士兵为他们关上门。裁缝掏出他的皮卷尺,眼角余光却突然瞥见桌上伏卧的一团阴影。它在暖光环围的屋子里显得如此格格不入,头顶尖锐的旋角和鎏光的鳞片就像大块贵重的瓦雷利亚乌钢。

  当他终于意识到那是一条龙的时候,他几乎颤抖得拿不住皮尺了。

  “您是我最喜欢的裁缝。”曹操在他剧烈战栗时插口说,对他的恐惧似乎完全视而不见。

  裁缝愣愣地抬起头看着曹操,一片空白的脑子根本听不懂这位国王之手在说些什么,仿佛是有人在刑场上告诉自己天边那朵云彩的造型真是别致。

  “但比起漂亮的制衣手艺,我更喜欢聪明人。”曹操带着些可惜的意味笑了两声。

  “而聪明人知道什么事是不能开口的,您说对吗?”

  “我希望您明白我的意思。”

  曹操看着裁缝慌乱地测度他的身量尺寸,对对方颤抖笨拙的动作一概宽任。裁缝用力点着头,盯着皮尺上的尺寸仿佛紧抻着自己脖子上的吊绳。

  “您的礼服今晚就能改好。”裁缝从喉咙里挤出一句,收好工具后几乎是夺门而去,连行礼都忘了个干净。

  这个小小的插曲并没能影响曹操的心情,他扭过头去看他的龙,它似乎对那些无趣的对白毫无兴致,转而看着窗台外的乌云越攒越浓,终于落下第一滴雨点。

  明天就是周一了。城内挤满了佩戴各式家徽的勇将与渴望夺得声誉的雇佣骑士,下城的酒馆与妓院都充斥着争执或欢歌的声音,金币换成烈酒,钱袋买来温床。

  “希望明天是个好天气。”他说。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