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oormy

Stooormy

 
   

【惇曹】不朽之心05(冰火AU)

不咕咕。不咕咕。
再想坑也先得把第一段剧情走完再说。
日常糖结束啦要开始走鬼扯的剧情了。
打脸请轻一点。

------------

  在战争的马蹄下挣扎了数十年的维斯特洛最需要的就是一场盛会。

  人群的欢呼爆发在第一个火盆被点燃的瞬间,飞溅的火星就像成群的白蛾一样纷杂四散,偶尔落在周遭的花簇和缎带间迸烧出点点黑痕。骑士们身着盔甲,金属碰撞声与诗人的吟唱声遥遥相和。少女与心喜的婚配者在音乐中接吻,慕求名誉的人对着对手喊出粗鲁的战书,醉酒的人在泥滩里碰杯,而贵族们矜持地坐在看台上,眼里的狂热却像燃烧的野火。

  无数旗帜飞扬在君临城中,舞动的姿态如同暴风掀起了一场横贯城邦的巨浪。

  仆从们把丝带和金线绑在铁架上,又忙着饲喂焦躁不安的坐骑,立起混战场的围栏,调整好箭靶与标痕。比武大赛的帷幕已经准备就绪,只等皇帝与议会的出席鼓起第一声号角来揭开这场盛大的武斗。

  人群盲目的狂欢在两列骑士带着曹氏黑鹰纹出现在街道上的时候出现了短暂的停顿。鹰纹旗下的骑士们显然以最前面骑在马背上两位为瞻首,而两位骑士分别穿配着曹家氏族的黑甲和代表御林铁卫的白袍,神情肃穆,驱使着马匹劈开人流直奔红堡。

  酒杯碰撞的声音被窃窃私语代替。看客与乌鸦们低语着骑士的威名,盖过踏在水滩里的马蹄声。

  “铁幕”曹仁与“破晓的银星”张辽。

  他们的战马丝毫不为城区的喧哗所干扰,而身后紧随的士兵也对街上女孩们或放荡或隐晦的示爱表现出漠视的态度。直至红堡的大门完全敞开在眼前,张辽才抬头看了一眼那些飘扬攒挤的家族纹章。

  孙氏的海神三叉戟,高庭的白橡树,袁家的金椋鸟,乃至皇族的剑与白蟒纹,一律不在此列。

  这注定是一场权宜时态的表演。

  

  在骑士们尚未开始比赛的时候,红堡里已开始了一场对峙。

  龙对于曹操留下它独自出席比武大会的决定表现出异常的排斥,它甚至张开了两翼横在他门前,任凭曹操如何劝斥都不让步。

  曹操被它的反常搞得也有些焦躁。他身处自己的本营腹地,城中有整支军队驻扎,而比武大会上三分之二的骑士都是他的直属或是家族领地上的封臣,还有什么能让龙如此不安呢?除非孙权的全部舰队已经绕过重重封堵兵临黑水湾或者预言中的永冬在下一刻就突然降临,曹操想不出任何事情能使他顾虑重重。

  「会发生的。」龙的声音听起来迷茫又焦虑,它急切地想要劝服曹操,却说不出任何实质性的理由反抗曹操的决定。

  「有事情要发生了。」

  “到底是什么?君临每分每秒都有事在发生,我不可能因为这个而不出席。”

  曹操揉着眉头,并不愿意把这归诸于龙过强的依恋和保护欲。他下意识地想相信它,但理性却在脑子里盘旋不休。龙也明白曹操为何将它一直圈养在红堡,它的存在泄露将对曹操的战略部署造成不可预估的损失。

  沉默良久,曹操还是选择了退步。

  “我会带上你。”

  龙抬起头,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又立刻因为对曹操的忤逆和争执感到内疚了起来。曹操轻轻拍了拍它,示意它让开门。

  “但是你必须呆在笼子里,我会把你放在身边。不要出声,不要露面。明白吗?”

  能装下龙的巨大铁笼想要不引人瞩目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曹操在心里盘算着,并未意识到这种让步对于从前的他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

  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让这蒙着黑布的巨型木笼成为大赛最终优胜的奖赏,而由曹操麾下知情的骑士来赢下这个彩头。

  所幸对于他的骑士们来说,做到这个并不难。

  他嘱托卫兵去准备笼木与遮光的后帘,还没来得及扭过头,就听见身后长廊里渐近的脚步声和一句堵在半截的“大人”。曹仁脚下步伐迈得急,猝不及防看见从曹操身侧张出来的一半龙翼就生生停在了半路,教走在后面的张辽险些撞上他的肩甲。

  龙嗅到了陌生的血气,从门厅里走出来打量他们的盔甲,审视他们绣在领口的黑鹰纹章。曹仁和张辽也审量着它,惊异于短短几日间它成长的速度和尖锐的鳞甲与爪牙,不自觉地按住身侧的佩剑。曹操注意骑士们的小动作,在他们略带戒备的目光里伸出手,龙就会意地探过头轻轻磨蹭他的掌腹,展示出绝对的顺从来。

  曹仁无声地吸了一口气。

  他们身处战线,也听见了渡鸦捎来的只言片语,但心里只有一个模糊的构想。本以为不过是华而不实的爬兽,乘着巨龙的传说而虚张声势的异变物种。而等龙真正坐在面前的时候,才像是在遮眼的迷雾里突然见了刀光。

  一条自远古传说中脱壳诞生的,健壮而强大的巨龙。而再过几年,等它急剧成长起来,他们就是厮杀场上的战友。

  他竟一时不知道应该感到兴奋,还是应为传说的赤裸呈现感到无所适从。

  如果巨龙可以是真的,那么其他的存在呢?这片大陆上还有多少隐藏的力量在虎视眈眈?

  “先生们。”曹操打断了他们之间的沉默。“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前往赛场,有事情可以宴后再谈。”

  “另外我有一个请求。”

  “请您说吧,大人。”张辽开口。

  “这次的比武大赛,冠军必须在你们两个与典韦许褚之间诞生。还要看好观台旁边的木笼。一旦木笼被窥视或者揭露,目击者必须死在赛场上。”曹操说。

  他们对视了一眼,没有半分动摇的意思。常年的搏杀给了他们足够的自信和技巧,容他们得以从千人混战中摘下胜利女神的王冠来。

  “定不辱命,大人。”两个骑士脱下头盔,郑重其事地向曹操行礼。

 
 
评论(7)
 
 
热度(34)